Header image
《弗拉基米尔之路》–我看到的俄罗斯绘画(4)
 
 
 
 
  Home
user id
password

 
谢明拉斯基 (1843 -1902)《芙琳娜参加海神波塞冬在埃列夫津所举行的庆典》

俄罗斯博物馆收藏多幅康定斯基的作品,我本来很想看看他的那些抽象派作品,却错过了没看到。我其实还挺喜欢康定斯基的那些抽象派作品,我看如果把它作为假日旅店里房间的装饰画就挺令人赏心悦目的。但我看到的却是一些非常粗俗的所谓现代派艺术,毫无美感: 地上摆着一个破铁桶,打了一束光,取名《天空》;一堆石头,后面是白色布景,题目是《天空中的钻石》;还有地上铁架子上摆些车的轮胎(还好,是新的),好像就是什么大地的意思。我记得鲁迅先生文中早就指出了,这些把戏其实就是骗骗老实人而已。



(八)苏联时期的绘画

在俄罗斯博物馆,我看到了一些苏联时期的绘画作品。

我的粗略的印象是前苏联的美术作品作品比较粗糙一些,题材单一了许多。工农兵和领袖题材题材居多。看到《斯大林万岁》、《车间的新墙报》,我会心一笑 ,令想起小时候看过的中国版的那些作品。

在匆匆走过中,有两幅画却给我留下非常深的印象。一幅是《列宁格勒郊外的夜晚》– 铁灰色的夜空,远处依稀可见耸立的高架线,吞吐着烟雾的大工厂,映着高炉明亮的灯火。画中把夜空描绘得沉静深远,尤其把夜晚的云描绘得级有层次。

另一幅是《工厂交接班的时候》,背景是的工厂车间透出明亮的灯火;夜晚,厚厚积雪中有两条小道;鱼贯而出的交接班的人们。(想想吧,有些将投入火热的工作;有些将回到温暖的家中)。 我记得那幅画的笔触很简洁,頗有些现代派的风格。这俩幅画都是大工业的题材,却不显得硬邦邦的,反而都透着温暖人心的诗意。

一幅人物肖像画《火车司机》也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火车司机目光坚定,神情坚毅地凝视远方,令我想起那常被歌颂的老船长、老舵手的形象。

有一点很有意思,前苏联的艺术家们似乎很注重发掘劳动者的形体美。在美术作品中,特别是雕塑,男性劳动者经常是裸露着上身(冬天时披着大衣,敞着怀),显出健美结实的胸膛和臂膀;在描绘那些女性劳动者时,如手持沉重风钻的女建筑工人,也很突出地描绘出妇女健硕的腰肢和丰满的乳房。

我在莫斯科的特列恰科夫画廊呆了一整天,参观快结束时才发现现代和前苏联的美术作品是在另外的新址。因此很遗憾无缘见到那些作品。 第二天,我去参观莫斯科卫国战争纪念馆。发现那不但是一个战争纪念馆,也是个展示前苏联艺术的博物馆。在纪念馆三楼,有一个规模不小的展览厅,主要是展出斯大林时代的苏联生活及那时的艺术作品。在那里有许多是歌颂斯大林的作品,从油画,瓷瓶,到挂毯,到处都是那位大人物的形象。特别让我感到惬意的是,大厅里四五位工作人员,只有一两位观众。我可以安安静静舒舒服服地仔细观瞧。遗憾的是,那里没有任何英文介绍。

那里,有几幅美术作品水准很高,单凭那几幅油画,就值得一看。 油画《红场阅兵》摆在纪念馆三楼门口最显著的地方,两边分别挂着斯大林和朱可夫元帅的肖像画。此画作于苏联卫国战争胜利四十年之际(1984-1985)。它描绘了卫国战争胜利之时,红场阅兵的一幕 — 苏联红军在红场展示他们缴获的德国的军旗,重演了一百多年前,当时的沙俄军队击败拿破仑时,将缴获的法国军旗掷到亚历山大一世沙皇脚下的光辉一幕。这是俄罗斯人的传统和骄傲。

刚参观完那惨烈的战争,在这幅画前,我所感受的凛然的气势让我的血液都有些凝固了。画中战士们的表情庄严凝重。经过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血战,这些英雄男儿守护了他们的俄罗斯母亲的尊严。在这幅画前,我想起了苏联时期的诗人特瓦尔多夫斯基的《在战争结束的那一天》,在这场战争中,俄罗斯失去了多少优秀的儿女。此时,在红场,在战争胜利之时,这些严酷战争的幸存者心中究竟翻腾着怎样的情感?
 
Click on photo to go next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