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弗拉基米尔之路》–我看到的俄罗斯绘画(3)
 
 
 
 
  Home
user id
password

 
列宾《札波罗热人给土耳其苏丹写回信》

在列宾那些现实主义的绘画中,除了中心人物,列宾还很注意刻画个性鲜明的次要人物,如《送新兵入伍》中的老农民,《押解》中的旁观者都让我印象深刻。列宾的几乎每幅画都有打动人心的力量。《伏尔加河纤夫》《意外归来》是我从少年时就熟知的作品,看到原作时,仍深受感染,在那些画作前久久驻足。后来,我确实还认真地想了想为什么列宾和其他俄罗斯巡回画展派画家的作品为什么能感染观众,取得大众的欢迎。我想到了几个原因:

首先,俄罗斯巡回画展派的画家们都有着深厚的艺术功底,有精湛的绘画技艺。他们在年轻时受到学院派古典绘画的严格训练。在皇家美术学院学习了八年,以后又去法国进修。历史画大家苏里科夫也是如此,在皇家美术学院学习时,异常刻苦。

另外,这些画家们创作的态度严肃,几乎每幅作品都是艰辛的长时间的艺术创作,创作时间长达的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列宾的杰作《查波罗什人给土耳其苏丹回信》的创作经过13年,苏里科夫的《斯捷潘·拉辛》用了十年的时间。

特别重要的一点是当时的社会环境和这些巡回画展的画家们的精神气质。无论从苏里科夫的历史画,到希施金的风景油画,我时常可以感到画家们对本民族的热爱、俄罗斯民族的自豪感,还有对自由、尊严的礼赞!而那些现实主义的作品更是充满了对下层劳动者真切的同情,对社会的不公的愤怒,充满了强烈的爱憎感情。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