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弗拉基米尔之路》–我看到的俄罗斯绘画(3)
 
 
 
 
  Home
user id
password

Home     Next>>
 
萨夫拉索夫 《白嘴鸟飞来了》

希施金(1832-1898)被人们称为“森林的歌手”,他的森林风景“蕴含着俄罗斯民族的雄实深沉而又豪放的性格”。当我第一眼看到他的《冬天的树林》时,在心里我对自己说:只有常年生活在风雪中的俄罗斯人才会画出如此生机盎然的森林雪景!希施金笔下的森林,松柏挺拔屹立,在温润晶莹的白雪的印衬下,苍劲雄健,显示出人的性格。

我的母亲属于推崇俄罗斯文化的那一代。她很欣赏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母亲曾多次提起《战争与和平》中一个令她印象深刻的细节:心灰意冷的安德烈见到娜塔莎后,重新燃出生命的热情。在回庄园的路上,那路旁的老橡树,在安德烈的眼中,又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在我的想象中,希施金的《三棵橡树》就是重新燃出生活热情的安德烈眼中的老橡树:逆光中树干斑驳、粗壮有力,枝叶繁茂,焕发出勃勃生机。
 
Click on photo to go next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