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12424)
 
--- tang07059 (10/28/2011)
 
东非四国行--“千山之国”卢旺达(下)种族灭绝

(八月二十七日)吃完早饭后让服务生把箱子搬到楼下存好,我下午取了直接就能去机场。再出旅馆时发现满大街没车,昨天差不多同样时间满大街车满为患,而现在不但没车,人也很稀少,商店都不开。先前年轻人解释过这是每月月底的星期六,政府官员要出来劳动,所以弄得紧张兮兮的。这会又问了几个路人,都说是一种什么特别的日子,听上去像 Muganda 。

我想找一个摩的去乞加力种族灭绝大屠杀纪念馆,但路上看不到一个摩的,想自己走走看,问路人,几乎没一个知道怎么走。走了很久还是一个摩的也没看到,非常非常的诡异。一开始我兴致还不错,边走边看边拍,想走到哪儿算哪儿,碰到个摩的一下子就回来了,但慢慢地觉得渴了,带着的半瓶水喝完了,想买水,没一家店铺开门的。问路人,大家都说没有水卖,还好像我这问题很奇怪似的。

路过一个地方看上去很特别,但有警察,还有 check point 的牌,放平时我早拍照了,现在根本不敢碰相机,远远地绕了过去。这时见到一辆警车闪着警灯开道(纯粹多余,路上完全没有别的车),后面跟着一溜车,有军车,有警车,也有普通的车,普通车里坐的人一看就是非富即贵,也有妇女与小孩,个个神情倨傲。

到这时我有点相信真找不到车了,而且越走越累越渴,还不如找个荫凉处坐着等呢,好几个人告诉过我一过中午商店开门,摩的也会出来。等了一会,见到一辆摩的,赶紧起身打招呼,见车后已经坐了一白人妇女,只好坐下继续等。又过了一会,刚才那摩的送完白人妇女回头来找我,敢情车不多乘客也不多。

摩的把我带到纪念馆,中间还经过军人设路障的检查点,看来蛮严肃的。到了纪念馆,说是不开,要下午才开,看来与别的商店是同步的。我让摩的把我送回旅馆,又经过了另一个军人检查站。这次那军人与司机说了很久,神情都很严肃,也没看我,我也就不去看他们。后来让我们走了,到了旅馆我给了一千,司机很高兴。

旅馆的大门台阶上或站或坐了好几个白人,我一看就像见到久别的亲人一样,说了几句,赶紧进去买了瓶水狂喝。门口的这帮人中的大多数是一家意大利人,领养了一个卢旺达孤儿。他们知道今天的情形,说这是每个月末的周六上午必须有的,所有人不得营业,必须出来做公益(但事实上我只见过扫地的妇女,那一看就是专业扫地的)。军警看得很严,不知道涉及到政府的官员,还是不如此高压事情就没法进行。不过我只看到宵禁的现象,而没什么劳动的效果,反而让人对这个国家的制度产生怀疑。卢旺达与乞加力比乌干达与坎帕拉整洁,建设得也好些,公路交通也好不少,但看上去控制得很严,包括那个必须提前三天网上申请签证的规定。我是美国籍不受这限制,免费,且一下子就办好了,卢旺达很在乎有用的外国国家。

我在写这个帖子的时候想搞清这个听上去像 Muganda 的日子到底叫什么,我知道 Muganda 是乌干达一个土邦的名字。查了后才发现这天叫 Umuganda ,网上倒是没什么恶评,有点像共产主义星期六义务劳动,不过是半天(七点到十二点),每月月底按例来一次。

意大利人家的儿子女儿长得都非常好,有教养,儿子在念大学,女儿是高中最后一年。原来他们收养的是一个图西族在大屠杀中幸存的小女孩,家里父母兄弟姐妹都没了,当时才五岁,所有家人都是在小女孩眼前遇害的。女孩现在也二十多了,有点残废(在大屠杀中受过伤),所以需要很多的治疗。意大利人家以前只是通信与经济资助,这是他们第二次见到女孩本人。女孩如果愿意,他们这次想把她带去意大利。

我对这家意大利人真是无比的敬佩,要知道这是怎样的 involvement ,无论是经济上还是精神上。他们一家已经去参观了乞加力的纪念馆,我去的两个教堂他们去了近的那个,另外去了西南面很偏远的(单程三小时,但南北向穿越卢旺达也就五个小时)另外一个大屠杀纪念馆。那也是个教堂(难民总是会往教堂或学校里躲,所以大规模的屠杀都发生在这两种公共场所),保留了很多遇害者的尸体(不光是骨头),一层层叠起,他们说缩了水,看着扁扁的,有气味。很多尸体残缺,能明显看出遇害的细节,有断肢或头颅被劈开的等等。网上说的 “ 参观者胃部必须足够坚强 ” 指的应该是这个,还不是我参观的那两个。

这家人是我在卢旺达遇见的唯一看过大猩猩的,别的人都说太贵,意大利人家的父母看着像商人。
十二点不到摩的开始出现了,我叫了一个再赶到纪念馆。路障正被撤除,街上人多了起来,但到那儿一看还是没开门,门口等了一大堆白人。大家与里面的人交涉,说要到一点才开。大多数人撤走去吃饭了,剩下几个捷克来的,邀我搭他们的车,他们居然自己开车。他们一共三女一男,母亲、儿子、女儿与女儿的闺密。女儿在乌干达做义工半年,所以敢开车,从坎帕拉开到这。乞加力的交通还好,市容也不错,好区更是像欧洲。

去的饭店是真正本地人吃饭的地方,很便宜。里面早早就坐了一些本地人,但只是坐着聊天,我们来后他们才开始点菜吃饭,看来饭店还是很遵守规矩的。这家捷克人来自捷克的第二大城 Brno ,得知我今年春天去过捷克与斯洛伐克后,那母亲反复说要把他们的联系方式留给我,要我下次再去时找他们,倒是我不怎么起劲接茬,我也不知几时会再去捷克,就算去,也不会找不怎么熟的这么一家人。

饭店的服务太慢,回到纪念馆快一点半了。看到三点多才看了一半多一点,我有点急了,所以最后一部分看得很粗。四点不到一点离开纪念馆,坐摩的找到一个出租去旅馆拿了行李直奔机场。纪念馆看来两个半小时肯定不够,起码要三个半小时,网上说四个小时也不是虚的。

纪念馆最后一部分总结了上个世纪的一些大的种族灭绝大屠杀,有些以前不知道:
1. 土耳其对亚美尼亚人的大屠杀;
2. 德国对纳米比亚一个要求独立的部落的大屠杀;
3. 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大屠杀;
4. 柬埔寨波尔布特红色高棉的大屠杀;
5. 巴尔干半岛(前南斯拉夫)的种族灭绝大屠杀。

我留了一整天给这个纪念馆,最终阴错阳差只得到了两个半小时的参观时间,不得不说是个遗憾。中间一度以为纪念馆可能全天都不开,那更是闹大笑话了。纪念馆的说明非常详尽,对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很有帮助。但是有一点我是有疑问的,就是那些胡图人哪儿去了?据说完全没有参与大屠杀的胡图人不到一百,这就是说人人有份、个个有责,纪念馆的说明说大多数的积极分子都跑刚果去了。胡图族本来是占大多数的,算他十分之一是积极分子,那也超过一百万了,都在刚果吗?我觉得展览中这部分语焉不详。现在的总统是当时图西族反抗军的总司令,直接领导了这场图西族的军事胜利,很难要求当局对这个战争过程的描述完全公开、公正。

去机场的一路没任何阻塞,到机场时离飞机起飞还有两个小时,早知如此该多花些时间在纪念馆。可这是在非洲呀,怎么敢哪。
1。那个星期六的清晨,就在这里遇见上集说到的图西族年轻人。
 
2。上级说到的与年轻人路过的教堂。
 
3。很喜欢这种有点稚嫩的广告画。
 
4.
 
5。大街安静得异乎寻常.
 
6.
 
7。乞加力由六、七个这样的山丘组成。
 
8。大屠杀纪念馆,遇害的孩子们
 
9。胡图、图西族的由来。
 
10。一张胡图身份证
 
11。挑起大屠杀的胡图极端分子炮制的胡图人十戒
 
12。这段关于妇女与儿童在大屠杀中的遭遇异常惨烈。
 
13。遇害者的血衣
 
14。遇害者的血衣
 
15。遇害者破损的头颅
 
16。幸存者的证词
 
17。幸存者的证词
 
18。幸存者的证词
 
19。遇害者的群像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421597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