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14685)
 
--- infowaft (4/12/2012)
 
在魁北克的便利店里,啤酒、葡萄酒酒的摆放占据着很大的地方,啤酒、葡萄酒酒的销售额也占有很大的比例,喝酒的客人更是占到了总客人的半数以上,每个店都有一群不同品牌啤酒的“粉丝”,我们不屑地称之为“酒鬼”,其实,我们是有点得便宜卖乖,酒鬼们带来的收益同样是可观的。
中国人喜欢饮酒,并上升到了文化的高度。加拿大也是如此,酒民众多,许多城市每年在夏季都会举办“啤酒节”,在市中心的商业街或是大公园里,十元左右一张票,各种牌子的啤酒随便品尝,同时也会搭台举办各种各样的演出活动,每人手中一杯酒随着音乐舞动,为仲夏之夜凭添了一道浪漫的风景。

加拿大人喝酒不像我们中国人,酒肉穿肠过,就是说喝酒时有肉或菜相伴,最不济也要有些花生、毛豆之类的东西下酒。他们是真酒民,喝酒与吃饭分开,吃饭的时间只是吃饭,吃完饭了,休息一会儿,再去酒吧,或是在自家院子里,电视机前捧着啤酒干喝。所以一般的便利店在晚上六点多钟的吃饭时间都会安静一会儿,七八点钟过后买酒的人才陆续有来。
加拿大的酒民也算有口福,世界各地的啤酒、葡萄酒应该说是应有尽有,在酒的专卖店里,人们甚至还可以买到中国的青岛啤酒。但这里对酒的限制也不少,像各大超市以及便利店早上七点以前,晚上十一点以后不允许再卖酒。另外对喝酒者也有要求,比如,商店、办公楼的门前不可以饮酒,在公园等可以饮酒的公共地方饮酒,酒瓶不能裸露在外,要用纸袋包住酒瓶露出瓶嘴来喝。在饭店里,不点菜,干喝酒不行,不是店主不愿意,而是法律规定不允许。只有在酒吧里喝酒的人们似乎才可以“为所欲为”。

这里的酒吧很多,营业时间一般为早上八点直到第二天凌晨三点,一般设有老虎机、台球桌,有的还会有演出,大多数人还是愿意围坐在吧台的周围,同性感美貌的吧女边喝边聊。
在国内工作时,听说单位里有对夫妇,脚下踩着24支装的一箱啤酒可以不动地方(期间不上厕所)一气喝完,令酒量不佳的我好生羡慕。在这里,这种人实在不少。每逢周六、周日很多人早上睁开眼睛就打电话叫酒喝,一天几遍,直到晚上还在叫着,喝着。还有一个现象就是,在这里喝酒不分男女,真可以说是“巾帼不让须眉”,上了岁数的女人则更喜欢喝点葡萄酒,一天喝一两瓶(一升装)的大有人在。
我们的店有位常叫外卖的老太太,我买店的那一年已经九十二岁了,五年下来,几乎每星期要叫两到三次外卖,每次三瓶750毫升的白葡萄酒。由于年纪太大了,已经没有力气启开瓶盖,我们便特意买了瓶起子,三瓶一并打开,然后再送过去。五年下来,瓶起子用坏了好几个,老太太还身体完好。我曾经给她送过外卖,老太太瘦瘦的却很精神,穿着干净、漂亮。她很喜欢中国,每次外卖工去送外卖,都会拉着外卖工进屋看看,并讲述她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去中国的经历,讲述有一次她在中国患了感冒病倒了,受到了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等等。老太太的家境很好,从前是中学教师,儿女众多,工作在世界各地,不是医生就是律师,每年夏天老太太也会去巴黎或是纽约的儿女家度假,可平时就是一个人,有时,墙上的钟没了电池都没法换,就打电话到店里,我便叫外卖工帮着换一下。这里的老人很独立,就是不能动了,宁可上老人院也不和儿女住在一起,这是一种文化,叫我们东方人无法接受,总是觉得这么大的年纪了儿女们应该陪在身边。
相对于有百害而无一利的吸烟来说,据说适量地喝些酒还是有些好处,可是做到适量也似乎不是件容易的事。至少,在我的店里,就有一些客人对酒就已经到了非喝不可的程度。我有一些客人是每天必喝,还有少数客人是每喝必多,时不时地便有急救车飞驰到他们的门前,或是因为喝得不醒人事,或是因为酒后夫妻打架。然后,他们便会消失几周,过段时间再打电话过来,特意告诉我一声:不能喝酒了,去了戒酒所刚回来。可是过不了多久,就又慢慢的喝起来,并很快地又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几年下来,我的店共有四五个客人隔三差五地要往戒酒所里跑,还有四五个客人因酒壮烈牺牲。这不算完,不知是遗传所致,还是环境影响,常常是老子喝死了,儿子便会前赴后继继续顶上。
加拿大政府把酒精依赖一族看做是病人,对低收入的酒精依赖者实施免费戒酒治疗,更有甚者,听说在一些城市还设有免费的啤酒屋,以解无钱买酒而又非喝不可的“酒鬼”们的燃眉之急。

与“酒鬼”打交道自然是麻烦不少,但也受益不少。但是在我的店里发生过的一件事却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如不是我亲身经历真是令人无法相信。
店里有一个老客人,这个“老”一来说他是常客,二来他也的确上了年纪,七十五岁,我们不知道他的名字,背地里称呼他“一半一半”,因为他常年喝一种牌子的酒叫“贝利尼一半一半”,“贝利尼”是一种酒的牌子,分为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还有一种是红白两掺的叫“贝利尼一半一半”。老人白天睡觉,晚上在一家工厂“打更”。一大早下了班就来店里,一瓶“一半一半”,一包烟,每天如此,应该说是个好客人。

一天早上,他下了班,急冲冲地叫妻子给他拿烟拿酒,并说要借用一下厕所。在加拿大没有公共厕所,但饭店、酒吧、咖啡店等服务网点的厕所一律对外,一些便利店也是如此。我们的店因为是前店后居,厕所是在里面,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则从不让客人使用,可看见老人急切的样子,就同意他进去了。“一半一半”方便完了,回到柜台前交钱,然后转身离开,就在那一刹那妻子觉得出事了。妻子跟我说:坏了,你快进屋看看,他可能拉得到处都是,因为他的身上已经沾上了不少粪便。
妻子在做家务上极其能干,就是害怕异味,便央求我进去看看。我屏住呼吸,捏着鼻子,走进里屋。不看则已,一看差点没吐出来。坐便盖上,厕所地上,甚至厕所外边到处都是他的“痕迹”。我气得大叫大骂地跑了出来,想找他算帐,不知他住在哪里,想找警察,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当务之急是得赶紧清洗干净。我一边抱怨从小到大,连自己的父母都没这么伺候过,一个酒鬼老头子倒有此待遇,并且他还不知道,不领情,真他妈的倒霉。骂归骂,清洗还得清洗。妻子给我找了块毛巾,上面喷上香水,我像功夫片里的大侠那样,把它严严实实地蒙在脸上,只露出一双眼睛。。。

从那以后,三天不想吃饭,臭味似绕梁三日不肯散去。
说老实话开个店倒还好啦,虽比不上做大生意的, 但好歹是个"小商人"小业主", 还有不少人可以被你"盘剥". 你的客户其实都是被你"欺压", 被你"剥削", 不然咋赚那么些钱?(当然, 需要付出劳动.)
坏处是: 时间长点,听起来难听点,
好处是: 心理自由,赚钱多点.

实际上,上班族才真是冤,打累脖的更别提了,就是有个Office工作,做了个小职员,
(第一代移民爬上去的可能也几乎没有),这天天朝九晚五的,被人呼来唤去,
被人"欺压",被人"剥削",受制于人, 也找不到什么人能被咱"盘剥",
真真是在最底层.
坏处是: 心理不自由,受制于人,赚钱少点.
好处是: 听起来好听点,有个周末.

以前国内分 阶级成份 , 城市是:
无业游民 , 工人 , 小职员 , 商人 , 小业主 , 高级职员 , 资本家 , 官僚资本家, 官僚 ,.....
"旧社会" : "官僚"地位最高
"新社会" : "工人"地位最高
不晓得这"大家拿" 属哪种社会?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105208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