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18827)
 
--- sjx238 (2/7/2009)
 
第六回 打工求生活

买了车支出就增多了,得赶紧去打工挣钱,不然坐吃山空。来美之前也知道当年的留学生大多要半工读,打工挣学费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于是翻开电话黄页本,找出几家不太远的餐馆电话打过去。跟老板说我是学生,想在课余找点零工做。电话那头问:懂不懂中餐,有没有工作经验。我心想去餐馆打工有什么难的,不就是捧餐揣盆子,还要求什么经验。问我懂不懂中餐不是更好笑。我就说出国前因工作关系吃过不少宴席,流行的菜谱常吃,如白灼基围虾,名酒泡醉虾,清蒸盘龙鳝,太爷鸡,清平鸡,还有饭铲头(腹蛇),穿山甲,山珍野味等等,菜谱难不倒我,也会倒茶上酒敬烟,酒楼规矩没十分也懂八九。。。那头的老板不耐烦地把我的话打住:问你的是有没有在美国中餐馆工作的经验,现在忙得很,把你的电话留下吧,缺人的时候会通知你。就这样一连找了几天都没下文,看来得向前辈们请教。

老顾因眼睛毛病休学了一段时间,现在是最后一学期只剩两门课。每天除了上课就去餐馆打工,可算是个打工高手,通常到深夜才回来。好不容易见到他有空在家,就向他请教。老顾倒了杯茶坐下喝了口,跟我们说道起来。这里的中餐是按洋人的规矩,一人一份。先带客人坐下先倒上凉冰水,饮料,等点完菜就先上汤,春卷,吃完再上正餐,最后是甜点,买单时附送中国幸运曲奇饼。老顾很能吹他的打工经历,如何调配鸡尾酒,如何让客人高兴拿到好小费。送外卖开车赶时间,遇红灯如想转弯时不用停下来等,可拐进路口的加油站,从另一端出来避开红灯 (觉得这点挺有用,现在开车还不时这样赶时间)。说得兴起,回房间拿出他的心得笔记:一本钉在一起的不同餐馆菜单和调酒秘笈给我们看。瞄了一下倒真的有点吃惊,这里的菜谱大同小易不算多,但真的有不少从来就没听过的,更别说吃过。什么甜酸鸡,柠檬鸡,窝烧鸡,虾龙糊。。。这些是中国菜吗?老顾解释:就是在麦当劳那样的炸鸡粒倒上红色的甜酸糖浆就叫甜酸鸡,多放快柠檬片就叫柠檬鸡。。。骗骗洋人的把戏。

这里干什么活都要求有经验,连杂活也不例外。老顾教我们记熟几个菜名,先找家外卖店打工比较容易,然后再去找好点的店。听闻离校不太远的地方有家外卖店请人,也有不少学生在那做工。于是就打个电话过去求职,老板娘问了几句,就说明天可以来干。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第二天按地址找去,马路越来越肮脏破烂,最后来到一处破落没生气的街区,这里周围有几间很破烂的小商店,当中一间挂着个旧招牌,红底黄字写着金碗楼中国饭店,经营粤菜川菜。在灰旧土黄色的砖墙上,有个看上本应是装橱窗的大洞已用砖头封起来,招牌下一扇小门,暗红的油漆已脱落许多,旁边的停车场坑坑洼洼,在地面的裂缝中冒出一撮撮已被冻得沽死的野草。大白天里这路上的人影都没几个,心想这穷人区里的破店怎么能够赚钱。

把车停到店后,四处张望一下,下了车,战战惊惊地推开那道小门,里面是一个很小的门厅,旁边放着三张旧椅子,门对正是一堵墙,中间有个柜台窗口,窗口装着块厚厚的防弹玻璃,里面一个胖黑女人懒洋洋地坐着,我说是新来打工的,她把老板叫出来,把旁边的一道厚门打开让我进去。

老板生得一身横肉,满脸凶相。见面就说新来的,后面正忙得很,赶快去帮忙。这老板原来是个台山人,家庭成份是大地主,解放时父亲被枪毙了。反右文革中,每次运动都被揪出来批斗。他拼死出逃,兄妹俩从珠海冒生命危险,嘴里含根细竹管潜水漂流偷渡去香港,途中几个同夥都失踪了,他们命大,历尽千难万险到了香港,后来申请当难民来到这里。他的脸看上去总是阴沉沉的,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脾气暴躁。

一进后面的厨房,呈现在眼前的画面就象是人间地狱。烟雾弥漫,血污横流,怪味冲天,油烟水汽不停地从三口大锅中冒出,中间一张很大的台子堆放着些死鸡大肉,几个人正在挥舞着几把大菜刀,乒乒啪啪忙着剁肉切菜。地上摆着两大桶冻得僵硬的海虾,几盘脚朝天的大白鸡,几大包冻肉,几大箱雪豆萝卜大白菜,另有两大包发出酸气的小豆牙,墙角里还有几堆垃圾,周围摆满好多不知装着什么的大桶小罐,认得当中一桶是味精师傅。

这屋里面通风不好,四面没窗,房中间挂着盏几百瓦的电灯泡放出刺眼的光芒。在这里面干活不知外面的世界是白天还是黑夜,进来不到五分钟就盼着收工回家。老板雇了两个黑女人在负责听电话接订单,老板娘在前台收钱,厨房里雇的大都是中国来的穷学生,高佬张正拿着把大铁铲炒饭,那大锅就象是当年大跃进农村公社食堂用的那种,一锅饭足够好几十人吃。他满头大汗手握铁铲上下飞舞,并不断地往饭里倒黑色液体。见那炒饭的颜色已经很深,样子象猪食般的难看,就问加那么多酱油是不是太咸了。他说这酱油不咸的,客人喜欢这样的颜色。那边老板突然嚎叫起来:你们快干活,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这老板管厨房兼炒菜,整天对着我们这班中国学生大呼小叫地吆喝着,对那两个懒洋洋的黑女人则哼都不敢哼一声,心里暗骂真的是洋奴才,就会欺负同胞,该杀。

大家不停地在切肉切菜,小庞是女生,老板娘让她剥虾壳,包春卷,算是照顾了,这里的工作总是做不完的。到了餐期,那两部电话响个不停,外卖的订单不断地送进来,前面的小厅挤满了等拿外卖的人。老板更是上窜下跳,大声吆喝,常把学生骂到不知所措。大家更多时是聪耳不闻,不理不睬,就把他当作个疯子。来这里买外卖的大多是在附近的穷黑人,他们最爱吃虾炒饭,炸春卷,芙蓉蛋等几样菜,这样厨房大锅里的饭总是不停地炒呀炒,油锅里的春卷不停地炸呀炸。这店做出的菜太不干净了,没几个是我们敢吃的,但能卖出那么多却没什么投诉,那两个接单的女人还时不时偷吃条春卷,看来穷人的肠胃免疫功能比较好。

在贫民窟里的破小餐馆生意竟然这么好,真看不出来,后来到其他地方打工,再也没见到过这样从早到晚忙个不停的。炒饭的制作成本很低,春卷嘛就是把碎肉烂菜一包,放到油锅一炸把细菌病毒杀死,这烂地方的租金也很便宜,给我们的工钱也是非常低,老板自己应能赚不少。不过在这种地方赚钱很危险,老板以前就在店里给抢过几次钱,有一次还给匪徒开枪打伤差点丢了性命。后来不得不花钱在店里面装上防弹玻璃。每天收工关店后,老板把一天的现金塞进一个小铁箱,把后门打开条缝往外瞄瞄,一见没外面人就慌忙抱紧小铁箱跳上车子,急驰而去。

运气还不错,没干两天就离开这水深火热之地。前段时间找工留下电话,一家名叫中国城的打电话来叫我去见工。这店离校有十哩路,在底特律的近郊,虽算不上好区,但比城里好多了。到那一看是家老店,外表是红墙绿瓦,样子有点象国内乡下的神庵,门前停车场上一根很粗的柱子竖着中国城的大牌子,有点末落贵族的感觉。推开那道红门进内一看,灰暗的大厅正墙有几根装饰的大红柱,中间有个平台,摆着刘,关,张的塑像,还点着几根熏香,两面是雕格窗花装饰墙,几盏蜡烛样的电灯吊在半空,发出暗淡亮光,高高的屋顶显得很黑暗,就象看不到顶一样。这里面真象是乡下拜神的寺庙。

老板是很小的时候‘卖猪仔’漂洋过海打工的台山伯,他说的话带有很重台山乡音,说的英文别人更要连蒙带猜才明白个大概,嘴里经常念念有词不知唠叨些什么。他爱跟客人说话,那些洋人只能“噢噢”地望着他,想法弄明白他在说些什么。老板娘看上去没到六十,精明能干。她问你做过工吗,我赶忙回答干过,把从老顾那听到的编出一套打工经历,对她的问题应对如流。她就说每间店都有不同的规矩,你来学做吧。

没真的干过,第一天当企台(侍应生)真有点忙乱,幸好这里面的人还算好,会帮忙,这店客人也不多,没过两天就知道怎样做。一天,有桌客人离去,正要收拾桌上碗碟,老板突然走过来把一碟还剩大半盘的菜拿走,后来进厨房见到这老伯正拿着刀叉吃个正香,还不停地说好吃好吃,你要尝尝这牛排么。见到我吃惊的样子,他又用那我听不太懂的家乡话说:小时候在乡下没东西吃的,下地种田好辛苦,要到晚上才有饭吃,这牛排可是上好东西,不要浪费。。。噢,你住在省城广州,有没有放过牛耕田啊,那水牛好大一只嘎,我都爬不上去,牛打架可利害啦。。。我真的无语,他跟我的时空相差真的太远了,他十一二岁就离开了家乡,再没回去过,在他的脑海中那里的一切只有半个世纪前的记忆。太可怕了,希望我以后不会是这个样子吧。

干了几天就发现这餐馆真肮脏。老板要求把客人没吃完的米饭收集起来,最初以为他要拿回去喂猪,觉得有点奇怪,美国人在后园种种菜是有的,怎么在家里也养起猪来。后来发现原来是把剩饭亮一晚,第二天又拿来做炒饭卖给客人,据说放过夜的饭炒出来比较干爽。客人吃饭那些没用完的甜酸酱,介末酱也倒回瓶里,真恶心,这个钱也省不了多少啊!一次进厨房拿菜,见到老板正背对着拿个碟子往汤锅里倒什么,见我进来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这样的汤味道好。一看明白了,往汤中加料,把客人剩菜中的肉块倒进馄吞汤里。怪不得学校电机系的一个老美教授闲聊时跟学生说,他喜欢那间中国城的馄吞汤,味道特别好。

一天早上,刚进店门就听到老板娘叫喊:赶快拿布把这些柜子搽干净,把这些东西拿去洗干净啦,卫生鬼一会就来。原来有人要来检查卫生。差不多中午时分,一个黑皮肤身穿深蓝衣裤的人手拿着个公文包走进来,老板娘赶忙上前笑脸相迎,那人左摸右看地在店的前后走了一趟,然后就在大堂的桌子坐下,从公文包里拿出张表格要填写些什么。老板娘打眼色要我进厨房,把一碗馄吞汤和春卷拿给他,又叫大厨炒了个菜,并叮嘱不要收钱。那家伙吃饱喝足,把一张纸头递给老板娘,说那些地方要作改进搞乾净。两星期后又来一次复检,老板照例再了煮一盘饭菜给他,就拿到张卫生检查合格证书。这么容易就过关了,我还以为要封店关门呢。

留学期间打过好一阵子工,当中遇到有走云贵穿越金三角,从曼谷飞到欧洲,坐轮船到达中美洲,再跨墨西哥穿过大沙漠偷渡来美的福州大厨。有在国内是很有才华的建筑设计师,移民来美之后只能当个餐馆小老板整天唉声叹气。有被老板设计欺诈剥削的工程师小赵,老板说可帮他办身份移民,付他干杂活的工钱,却要他做工程设计师的活,已三年多了移民却没半点消息。在打工中遇到的人有各种各样,有一般的工人,白领,医生,律师,还有父母在国内当高官,随身携带十多万美钞来留学的中国学生,周末上馆子他是来享受,我是来做工,真是同人不同命。打工生活也是认识社会的一个窗口,干这些活大多数是生活在社会中下阶层的新移民,他们都很勤劳,抱着美好的梦想,而那些当小老板的也很辛苦,赚点小钱确实不容易。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985127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