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19708)
 
--- sjx238 (2/7/2009)
 
第五回 屋里的故事

这屋子座落在学校北面两条街的地方,去上学很方便。住在这屋里的都是从中国大陆来的学生。新生们把这里作为落脚点,不断地搬进来搬出去,这几年就住过好几十号人,跟附近的另一栋名为‘上海楼’的一样小有名气。屋主是前几年移民来美的上海人,几年前,因为他的女儿要到这学校念书,就在学校边上花了两三万买下这栋旧房子。这样他的女儿上学就有地方住,同时也把其他房子租给了学生。

房东的女儿长得高挑漂亮,颇受许多男生的青睐。有如古民谣所描述: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天生尤物、绝色佳人。颜色增之一分则太多、减之一分则太少。她随父母从上海移民来美,到这所学校上大学,后来她父母搬去加州,她则留下来继续学业。她读的可不是当年中国学生通常就读的科学工程类科目,而是社会历史政治社交之类的,后来又转过几次学科,最后也不清楚她是什么毕业。她打扮得挺时尚,在这班穷学生当中,人显得很是高傲。

老顾是个单身有志青年,身怀五百文钱漂洋过海闯天涯。刚到学校要找落脚的地方,看到告示牌上有房出租,价格便宜,就租住到这屋子里。想不到一进屋就遇到这美眉,惊为天人,这四周尽墨的地方竟然会见到这么漂亮的芙蓉花儿。近水楼台当然想得月,不过现实社会也太残酷了点,想登楼赏月兜里得有点银两。追美女不是闹着玩的,要付出代价豁出去。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老顾为挣银两起早摸黑到餐馆打工,从打杂做起,厨房中的洗碗,收银,油锅,炒锅,到大堂里的busboy (收碗碟的),企台 (waiter),调酒。店内的包外卖,店外的送外卖全都当过,除了上课就去打工,餐馆打工几乎成了职业。当手头有点零钱,就会抽空开着那辆被撞得凹凸有形的庞蒂亚克小跑车,载着这大妹子去兜兜风,逛逛蔬菜市场,跳蚤大卖场之类的。回来就帮她做饭菜,搞卫生。老顾花了不少心机,只可惜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这房东女孩后来遇到个美国帅哥哥,就去了波士顿成家。美眉一走,老顾觉得很寂寞,总是念念不能忘怀,到暑假的时候,孤身一人开车到东海岸打工,从华盛顿,纽约一直到波士顿去追寻她的踪迹。

房东的女儿走后,房东就把管理房子的事全部交由老顾打理,任命他为房长,免去他的房租,这也可能算是房东报答他照顾女儿的回报。老顾也尽心尽力去管这屋子,到处去贴广告找房客,清洁房子搞卫生。但这屋子太破旧,房租也不算最便宜,很多学生住了几个月就搬走,这里总有空房间。老顾虽大不了几岁但说话倒显老气横秋,喜欢讨论点时政新闻,不时拿出那些免费订阅的人民日报海外板让我们阅读学习。还不定时召开房客会议,宣读住客守则,讨论屋中各种费用的分摊方法,后来大家都觉得这样太烦啦。

在这校念书时,这屋子里前后住进过十多人。有光明日报记者小周,他商务旅游来美之后就决定踏进校门体验洋插队生活。有广州某研究所来的号称吃遍佛山大饭店的高佬张,他是从盐湖城转学过来的,据履历所述在化工方面很有专长,刚到这学校的时候也让几个老美教授高兴一番,因为又多了个技术劳工可剥削了。高佬张倒也算是个人才,后来成了一家日本橡胶公司的高层骨干。屋中还住有原来做国际贸易的小王,他后来也在快速发展的中美贸易中掘到第一桶金。有机电局的老朱,还有经常在街上捡到旧电器修几下就拿来用,无所不能的老张。插队女青年小陈,足球健将姚大哥,一直从学校到学校用功读书的女生觉先MM,访问学者老陈及夫人曼莉等等。我们真的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共同的留洋目标走到一起来了。这么多人同住一间屋下,早不见晚相见,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自然有许许多多情史趣事发生,暂且不一一细表。

一天傍晚,老顾带来一个新房客,他披着件土黄大绵袄,手拿着个旧皮箱,几乎秃顶的头上有一圈银发,一副眼镜架在他的大鼻子上。是个欧洲人,好像在那部苏俄电影里见过。经介绍,原来是个从捷克来到访问学者,叫老别,要到这里住几个月。老别的到来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心,都想了解一下来自社会主义国家的兄弟是如何的。记得小时候老师说过不论来自何方说何种语言,只要一唱起国际歌,革命无产者就会走到一起。在这美帝洋鬼子的老巢里,得要证实一下这老别是不是兄弟同志,于是我们就哼了起来: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老别也激动地挥手握拳跟着唱起来。低沉有力的旋律在黑夜中回响起来,虽然唱的是不同的语言,但我们的心灵相通。看来我们真的都是革命穷兄弟,走到一起来了。老别在他们国家也算是个专家级的人物,现在名为交换学者来这黑窝跟我们一起落户,帮美帝老板打短工。别看美国科技发达,很多成果都是别国科学家搞出来的,但美帝不愧为美帝,确实是财大气粗,可雇佣包揽各类人材。特别那年苏联老大哥的突然倒下,众多专家都疯涌而至为美帝卖命。老别也不例外漂洋过海到这里为五斗米折腰。

屋中住进个来自国家制度背景相似的洋老头,我们闲聊的各样话题就多起来,谈谈各自己国内的政治社会状况,人民的衣食住行,还有曾发生过的各种革命运动。老别吃自己做的西餐很简单,一杯牛奶,煎个鸡蛋面包一夹就一餐,看到我们这几个中国学生一个接一个在厨房里煎炖焖炒,油烟水气满屋子飞觉得很有趣。不时拿起我们的中式炒锅这瞧瞧,那敲敲,得出结论:中式炒锅不同于西式的平底锅,能使锅底受的热均匀往上散发,煮出来的菜特别香喷喷,这也属于中国人的一大发明。我们就拿出各自煮好的美味佳淆让老别品尝,红烧肉,焖鸡腿,卤水蛋。。。老别当然是赞不绝口。

老别经常翻看那些报纸广告,想看这买那的,但苦于离商场路远又不认得路去不了。大家都是革命兄弟,有困难当然要帮忙。老别没有车,我们就载他一起去买东西。一进超市,老别就眼睛放光,口水都要流出。两只手不停地拿起这个,摸摸那个,不停地说这里的东西真多,这个真是好,那个真漂亮。那样子就恨不得把这些都搬回去,可惜兜里没几个钱啊,老别老家的经济情况比我们还要差。看来老别跟我们国内一样,都争着去那些腐朽国家,出国工作走一趟就可挣回几大件带回家。不由得感叹:真是人穷志短,英特纳雄耐尔何时才会实现呢。
     
Rope
9/27/2011 6:41:42 AM
This information is off the hzooil!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248090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