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19099)
 
--- sjx238 (2/7/2009)
 
第四回 穷人的日子

汽车城名不虚传,最穷的人家里也有车。当时饮用的蒸馏水每加仑要一块钱,而最便宜的汽油只需七毛多,谁会不开车呢,几百块就可以买辆能走动的车。老学生都买了车,周末就载我们几个新来的去买东西。这学校中国学生从上海来的占了绝大多数,在日常生活中见识到他们的精明。我们出门前总是先做好研究,计划好行走路线。把这星期派来的广告拿出来,比较一番要购买商品的价钱,找出那些降价最多的店家位置。这间店连油带腿的鸡肉每磅15分,牛奶1。09每加仑,那间店一打鸡蛋卖99分,买一送一。。。。还有这条街有moving sale,那条街有yard sale。。。计划好最短的路程后就出发。

我们每次都去一家很大的廉价菜市场,那里的果菜便宜,水果疏菜从农场运来就堆放在那里卖。一进去大家就东拿一把熟花生,西提一串红匍萄品尝起来,据说很多美国店允许顾客试尝食品,但我想也没有像我们这样吧。几个人都戴副眼镜,文质彬彬,跟旁边那些三大五粗的其他人比较来倒真有点专家模样。反正没人管,我们几个试吃专家就绕着市场转了几圈,一边逛一边拿,一边吃一边评论,尝够了菜也买好了。噢,还要去那边卖活鱼的摊档,老美买鱼都不要头,不要骨的,鱼头鱼尾都倒掉或拿去作饲料,那多可惜。我们过去问档主讨要几个鱼头说要做食品生物研究,档主往台底下的一小桶一指:自己去拿吧。往里一看,全是装着鱼的头骨及内脏。我们就把桶里的倒出来,好东西呵,把几个大点好看点的挑出来,回家可煮锅美味鱼头汤大家一起喝。

路上看到前面路口有加油站,价钱便宜,开车的同学说要在这加点油,旁边的另一学友急忙说不要在这加,昨天看到前面路口的油站比这里便宜两分钱。。。学生们就这样过着这节衣畜食的日子。因为鸡便宜,就常买鸡吃,这里的鸡不知是吃喝什么的,比国内的鸭子还要肥大。买回一大袋鸡,去掉近三分一的肥油,洗乾净切成小块,丢到锅里,倒入酱油调料,煮它三几十分钟,放进冰箱就可吃一个星期。记得最长一次连吃了两个月的大白鸡。想想出国前虽然还不敢号称吃遍羊城大饭店,但几乎天天都有吃有喝,现在千辛万苦漂洋过海,过的却是出门见松鼠,回家看野兔,天天嘴啄大白鸡的所谓帝国生活。

这里阿美丽家地方实在太大,没车很不方便。要有车才能学开车,才可以去其他远点的地方看看,去打工赚学费,因此就急着想买辆车。老顾是北京人,很能侃,这车如何,那车怎样,车要如何维修保养,开车要怎样才安全,说得头头是道。从周末的分类广告里,看到有想买的车,就打电话去约时间看车。要真能买到很合算的二手车,通常要直接从车主手上买,但要花时间,也要碰运气。划算又好点的车通常一上广告很快就被卖掉了。老顾带我去看了几次,都没买成。后来去了一间小车行,旧车摆着百多辆,虽是旧车,但都擦得发亮。老顾试开了几辆,问我如何。我没主意了,不想老麻烦别人,就看上辆七年多车龄的美国车,老顾说这车的喷油嘴是电子自控的,这系统是新科技产品,窗户门锁都是全自动的,高级啊,比他的车好。我说可惜这车是手排档,他说开手排档车才有开车的感觉,而且省油不易坏。这些美国车通常是外表的副件包装得好看,价钱相对也低点,对于我这种连车都不会开的人来说是很有诱惑力的。车行买车是比较难砍价的。算了,花一千大洋把它买下来。

车买回来就放到门前的路边上,要学开车了。在这里只要不是瞎的都会开车,不象国内拿个摩托驾驶执照都是很大件事情。考驾照分考笔试和路试。我们聪明的学生每次去考试就把试题内容记下弄点回来。经研究得出一共是四套题目,抽选一套来考。要是说不懂英文,那还有一套中文题,但翻译得很差,那些中文题目,很多都不明白是说了些什么。这里的路试就更简单,而且路线固定:把车开上大路,马上右转,进入小路转一圈,开回停车场停好就完了。因为考官比任何人都更怕死,考生主要是要让考官感到安全,该停的地方要停,不超速,泊好车,就可以通过考试。这对于我们想速成学车取驾照太有帮助了。

考驾照的地方不远,走路二十分钟就可以到。到了那里进门一看,黑压压的一大片,我成了最白的亮点。人很多,但大家都很守次序排队。交了十块钱,抽选套考题,一下就通过笔试,拿到一张临时驾照,在有正式驾照人的陪伴下就可以学开车上路。

报驾驶学校学开车要两百多,我们这些穷学生都认为太贵了。大家都为节省银两互帮互学。有空先到自己车了解一下车里各种按钮的位置,等放学后学校停车场都空了,就找个会开车的同学过去作教练。停车场是个练车的好地方,一般去那练两次就有方向感,就可上路去学。那个时候大家好像都很忙,忙上课,忙做工,想找人陪着上路练车也不那么容易。为赶紧学会,就只好胆大地自己一人在一些小路上开。那时候倒是个最文明礼让的司机,该停的地方停下,该走时就走,总是让别的车先走,从不超速,宁慢莫快。在双向单线车道上,跟在我后面的车慢慢排起队来,他们都迫不及待地跨到对面车道上超越而去。是他们超速逆行违反交通规则,我可是模范司机呵。正在得意想着,往后镜看了眼,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后面不远有辆警车跟了上来。我可还没正式驾照呢,给抓住可有大麻烦。赶忙在前面别人家门口停下来,假装要停下来找人,见了警车还抛个微笑点点头,等他过去。

到周末,趁大家都要去买东西,就找人陪着开车去远点的地方,这样我就请到免费教练,他们也能省点路费乐而为之。想想当时敢坐我开的车的人应该也算是小英雄。晚上大家吃饱没事,就叫大家陪我开车去兜风,一夥人就起哄着要坐我的‘高档’车。学长王一自告奋勇要当教练,他算在我们当中驾驶技术最好的,至今还没有出过交通事故,不过他也就比我早三个月拿到驾照。美国道路的路标指示牌特别多,上下左右中都有,没开过车的我真的看不过来。车一上大路,教练们就前后吆喝起来,转左。。。前面是单行道,快转右。。。红灯啊,快停下,一下急煞车,呀的一下,大家都趴下了。

开了一会,王教练说我可以上高速路啦,我倒很老实嫌虚说还不大会看后镜,他说没关系,大家会帮我看后面的,只要保持车速在道中间行驶就可以。一上高速就不由得紧张起来,想想开得这么快,要是车子给碰一下就会打跟斗,弄不好就粉身碎骨。那路上的灯光象流星一样不断地飞来飞去,路上的标志牌还没看清楚就哗一下过去了。在旁的王教练又叫喊起来:加速,不要慢下来。一辆大货柜车乎一下从旁边超上来,一阵巨风把车刮得晃荡起来,我不自主地把车往另一边靠,行驶在旁边的车辆凶恶地按起了大喇叭。

好不容易地从高速出来,手心已是一把汗。刚要缓口气,突然灯光大作,谁这样开车把高灯打亮的,让我眼睛都睁不开,看不清周围的东西了。教练慌忙叫我把车停下,是警察。几辆警车从前后围堵过来,几盏照灯一闪一闪的把车内照得通亮,跟好莱坞电影里抓小偷的情景一模一样,警察透过扩音器嗷嗷地不断叫喊着什么,我只听懂了两句:不许乱动,缴证不杀。过了一会,看来警察查过我的车牌,见车不是偷来的。一个警察一手按着腰间的手枪,慢慢地从后面走过来。虽从小就看'上甘岭','宁死不屈'之类的电影受教育,但现实中却是宁当俘虏不当英雄,乖乖地举起手把驾照交出。警察说:你们几个今晚好Happy吧,去那里喝多了几杯,把车开得一摇一晃的。教练慌忙解释我是个新学开车的准司机。警察把证件拿去仔细研究一番,查出我是个大大的一品良民,就走回来说:晚上开车危险,早上再上路学车,这次就放你一马,下不为例。要我当乘客,教练作司机把车开回去。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983946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