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19093)
 
--- sjx238 (2/7/2009)
 
第三回 落户贫民窟

风雪过后的天气特别的晴朗,冬天的阳光照到白雪上反射着刺眼的光芒。见外面的天气转好,心情也好了点。好不容易等到该上班的时间,赶忙给学校打了个电话。电话转到了国际学生办公室(ISO),我告诉他我是从中国来的新生,现住在机场附近不知地名的旅馆,不懂得怎么去学校。他问我从大陆来还是从台湾来,我说是大陆,他说马上联系中国大陆学生会派人来接我。现在看来问题解决了,学校的中国留学生肯定有不少,学生会还分大陆的台湾的。 在陌生的异国他乡希望遇到家乡亲人的愿望是非强强烈的。

大概过了一小时,前台告知学校的人来了。我急忙带上行李退了房间。来人是个戴着副眼睛满头花白面貌和恺的老者,身材很高大,但走路有点瘸,看来腿有点毛病。他自我介绍说他是学校 ISO 的负责人,因没找到学生帮忙,就亲自开车来接我。这下子让我感到很温暖,真很感激他。他开一辆灰色老旧的八缸美国车,美国西部片里常看到的那种,外壳已没了光泽,好像还没国内的小车漂亮,车内很宽大但有点冷冷的感觉。路上跟他闲聊起来,原来他在80年到过中国,曾在广州中山大学教授经济课,因此对中国有所了解。

车上了高速公路,路两旁只有白雪和枯树,到处都显得很荒凉,不时有几只黑乌鸦在天上呀呀怪叫着。路面越来越颠,到处坑坑洼洼。车出了高速,转入一条大道,路两旁没有广州那四季如春的花草树木,只有一根根东倒西歪的木头电线杆,乱七八糟的电线就象蛛网挂在枯枝上,不时看到有废旧轮胎被掉弃在路上,路两边都是破旧低矮的灰暗小平房,门窗破旧不堪。有不少是没人住的空房子,连窗户都没了,在那画满黑涂鸦的墙上露出几个黑深深的大洞。有几间看上去还在营业的小铺则是在肮脏的橱窗外安装了很粗的铁网,有的甚至只用厚木板把窗门封上。

马路上跑着的都是破旧不堪的汽车,偶尔有辆车身灰暗的共车驶过,几个黑影在那宽大黑玻璃后面晃动着。忽然传来一阵大喊大叫声,扭头一看,一群黑影在街上追逐着,要不是看到地上还有几堆没融化的黑雪,差点还以来到了那个非洲穷国。来之前是有作好艰苦奋斗的准备,但眼前所见的一切跟印象中的北美帝国还是差距太大了。我的心一下进入了冰点,有种受骗上当的感觉。很想搞清这是怎么回是,但又无从问起。我很小心地问他:你在底特律很久了吗?他说在这已有二十多年。我有点惊奇地看了他一眼,心想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呆那么久。因为这环境不止是破烂,而是时刻都有种恐怖威胁感,中国西北的穷地方也去过,但那里只是穷并不可怕。

学校的校园有铁栏杆,与外面隔开,心理上有点安全感。我进了办公楼,学校还未开学,没什么学生,也不知怎样办手续。忽然见到一个华人学生在看墙上的版报,我就走过去请求帮助。他姓陈从台湾来,他很热情地向我介绍情况,并带我去办理入学手续。台湾来的学生比较有钱,也都有车,他们都住离校较远较好的地区,大陆学生为方便图省钱,大都租住学校附近的破房子,治安不大好。他建议我先住学校宿舍,如不满意,明天再去几处大陆学生住的房子看看。

因还未开学,整栋宿舍虽不太大,但没人在里面,很冷清。房间里有张破桌子,床只有块旧床板,墙边有根电话线但没电话,房间电话要自己去申请开户。洗手间是公用的,那边放有几个弄得很脏的旧炉子,据说是给学生用来煮东西用的。面对这一切,真是失望极了。住这里每月就要付四百多,装电话要加五十,最大问题是吃饭,每顿都得买来吃,消费不起。现在想渴口热水都没有,看来不能呆在这里,赶忙拿出陈同学留给我的几个电话号码,找到一个大陆来的学生,他自称姓顾,说他那里有空房间,离学校只隔两条街。他马上把他那辆破跑车开来帮我把行李搬过去。

那也是一间很破旧的房子,里面有客厅,饭厅,地上两层有四间房,地下室也隔了四间房。屋里的家具全是捡来的,旧沙发,旧饭桌,旧床垫。。。煮饭的锅碗也是从别人家里买来的破旧东西。姓顾的是个学生,已来了三年,他帮房东管理房子出租。他住一楼的一间大房,另一间月租110,楼上一间120,地下室的80。为省钱就住地下室吧。

把行李打开,用带来的两张床单盖着那张不知从哪条街捡来的床垫,房顶的天花板都破了好几处,还有几处水印,从破口里可看到里面黑黑的管道,检查一下好像没什么动静,希望虫子老鼠不要半夜爬出来。躺在那高低不平床垫上,盖上带来的羽戎被,合眼睡去,三天没好好休息了。忽然觉得满头出汗,一股热浪随着隆隆声吹来,原来是烧暖气的鼓风机转起来,热风从头顶的出风口吹了出来,这里地下离炉子近,吹出来的风也特别的热。过了十来分钟,机器停了安静下来。

刚模模糊糊要睡过去,忽然觉的一阵细细的阴风伴随着吱吱声吹来,刮在脸上象刀割般,忙把被子盖过头,还是觉得冷到发抖。把灯点亮一看,原来头顶那个小气窗玻璃烂掉了,外面的寒风吹了进来,那得赶紧起来找报纸把它堵上。忙了一阵子,盖上被子刚想睡,那炉子机器又响起来,吹出的风干燥烫热,暖气一停,温度马上就又降到跟冰点差不多,热气都给吸走了。整晚就这样给一热一冷,冰火两重天地煎熬着。真受不了,一大早就跑上去要求换房,搬到楼顶去,虽然那里也好不了多少,但从阁楼的小窗能看到朝阳的晨曦。

来到这里光靠省钱不是办法,得去打工赚钱才行。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990439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