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23828)
 
--- xiaolai (1/31/2013)
 
加拉巴哥群岛(加拉群岛/Galapogas)跨越赤道,由分布于南北半球的一系列年轻的火山岛组成。岛上原本没有任何动植物,后由风,飞鸟带来了种子,巨型陆龟乘了大龟壳漂来小岛,在与世隔绝的孤岛上繁衍出了独一无二的生物。直到16世纪(1535),西班牙航海大发现时期,这些无人问津的荒岛才被不经意走错了路的巴拿马牧师Berlanga发现。为了补给淡水才被迫蹬了两个岛,还渴死了两个人两匹马。在Berlanga的眼中这些小岛毫无价值,除了巨大的乌龟大概也没給他留下任何印象。但加拉群岛却及此第一次模模糊糊的登上了世界地图,并以岛上特有的马鞍型大陆龟命名(Galapagos)。其实当年Berlanga遍寻不着的淡水,谜底就在这大陆龟身上,跟着大乌龟走,淡水总是有的。
在此后的一百年里,加拉群岛不仅上了地图,还挺有地位的。 当年西班牙在南美新大陆狂敛财富,一夜成了万元户,惹得它在欧洲的远亲近邻嫉妒的眼里都冒了火。还是英国人爱动脑筋,培植赞助了一批海盗,专給西班牙人捣蛋。而加拉群岛就处在连通新征服的印加帝国,墨西哥,巴拿马的航线上,成了得天独厚的海盗的窝。第一张加拉巴哥群岛的航海图,就是由英国海盗绘制的,很多岛屿还以海盗命名,当然也有英国国王,贵族的名字。看看这贼当对了,也很威风的,能和大王同蹬岛名。当然后来,这些名字大多被西语名字所代替。

随着捕鲸业的繁荣,从18世纪末页开始,这里已经成为捕鲸人的据点。而加拉群岛的宝贝,大陆龟也做为岛上唯一的肉食被肆意捕杀。到19世纪,已有20万只被沦为盘中餐。当1835达尔文蹬上加拉群岛时,好几个岛屿上的大陆龟已经开始绝迹了。这些岛屿上独特的生物在相互隔绝的状态下衍生出众多各异的同种,給了达尔文物种起源的开蒙。当时的达尔文只是漫无标的的广泛采集了尽可能多的标本,在回到英国后,经过了25年的认真分类研究,并加以各种其他证据,在1859年发表了爆炸性的论文物种起源(The Origin of Species)。当人们尊他为进化论的鼻祖时,这位科学巨匠却谦逊的公开坦诚,18世纪末进化论的思想就已开始形成了,要是有一个人可以被尊为它的鼻祖的话,那个人应当是法国的Jean Baptiste de Lamarck。只不过当时这个理论被称之为种变论(transformism), 而非进化论(evolution).达尔文早年在建桥就曾接触学习种变论了,但这个理论一直缺少有力的左证而无法被广泛接受。

及着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加拉群岛也在世人的眼里跳出了贼窝,渔港的恶名,蹬上了自然科学的圣殿。直到1832西班牙一直名存实亡的拥有加拉群岛。同年刚刚独立了两年的厄瓜多尔(瓜国)政府不费吹灰之力就宣布了对加拉群岛的主权。1935年,达尔文造访加拉群岛100周年纪念时,瓜国政府划出了部分群岛为野生动物保护区。届时14种大陆龟中已有三种绝迹了。幸好当年发现加拉群岛的不是法国人/中国人,不然非都变了乌龟汤了,讲不定连壳子上都还刻满了小说呢。加拉群岛的岛民还算口下留情,这不还給剩了11种,要不俺们岂不白跑了这一趟。

11月19日,主角终于要登场了,一大早在旅馆会齐了团里其它三对夫妇,乘专车浩浩荡荡的开向机场。一路上外城的导游在详尽热情地介绍外城的同时也不忘了适时贬低一下首都基多。一到机场,就见三星的广告扑天盖地,声势浩大(左上图),大有吃掉苹果不吐核的气势。为了保护加拉群岛地生态少受外界细菌病毒地影响,飞机着陆前20分钟,乘务员拿着消毒液,把所有的随身行李都喷一遍(右下图)。好像很原始的消毒法,很怀疑它的效率。

 
飞抵的只是进出群岛的一个边缘小岛(Baltra),其实Baltra岛并不属于加拉群岛自然保护区,它是进入保护区的门户,岛上没有任何旅馆住宿,一天也就几班飞机,只有一条跑道。 为了生态保护,自然保护区里只有一两个岛上有可以起降一般商用飞机的机场。 一般岛上也没有像样的码头停靠大船,岛屿间穿行大都是坐15/20人的小快艇,旅馆也大都是农家乐的路子,但都非常干净贴心,让你全身融于大自然,享受天堂,尽去商业的奢华。

 
在这里办理入岛手续,大洋100美刀入保护区,岛上费用也并不低廉,为的是用高价限制游客人数。俺们的团费是岛上全包的,先交过了,倒也省事。

 
这个Baltra小岛只是个中转站,入了保护区,坐20分钟巴士就穿岛而过,到了码头。这才是去正主的水道。坐15分钟船过个小海岬,才到俺们加拉群岛的第一站Santa Cruz 岛北端。

 
Santa Cruz 是加拉群岛的第二大岛,一般来加拉群岛的游客都要来这报道一下,不论是背包客还是常规客。因为著名的达尔文研究中心就在该岛南面的Ayora港,每一个来访的人都想要一睹这位科学巨匠笔下的大陆龟。尤其是时间有限的游客,去研究中心看大陆龟是最好的捷径了。再有就是大多住宿也是在Ayora港,它也是Santa Cruz岛的首府,虽是首府其实只有几条小街,一个连大船都不能靠的小码头。俺们从Santa Cruz岛北端登陆坐了一小时的车去南面的Ayora。一路上气候阴晴不定,景色也随高度时而荫绿,时而枯涩。。。说不上什么奇观异景。就是这样的寻常物色,有的人探看其中,偶见怪动物,会吓的大声尖叫,比如俺这样。有的人见到怪动物,不仅自己啊呜一口給吃了,还会做个电视节目赚钞票,比如Andrew Zimmern(做Bizzar Food旅行节目的,他还专门有一集是在瓜国热带雨林里吃怪虫子)。而达尔文177年前到了这个被世界遗忘的边缘,行人所不及,观人所忽略,想人所未敢,赋予了旅行新的篇章。 人类也正是有了这样的先驱而不断进步。真是行者千百,所见不同。

候接的专车。。。

 
中午时分才到俺们在Ayora港的住宿,居然是俺一向非常喜爱的National Geographic 的dive resort,这也太给力。这家在TripAdvisor上的评价也是极高的。住过了俺也是毫不犹豫的給它翘大拇哥,打满分。其实一门在加拉群岛的全部行程都是包給它的,包括导游,周游列岛,岛屿间的所有繁琐细节,车,船,玩水设配。。。它不仅是个住宿的地方,提供加拉群岛的整体陆上游览服务才是它的强项。

 
临海而立的小阁楼:

 
俺们的独门小院儿:

 
里面非常干净舒适。宽敞的大睡房,可以睡四个人。

 
旅馆临海而居

 
先吃了午饭,再出门耍。每餐都是自助餐的形式,算不上上奢华,但也很丰盛了。兼之靠海,每餐都是鱼虾不断,真是投俺所好,只是都不是精细做法。右图中的豆子汤很好喝。盘中海鲜红红火火:

 
盘外海鲜活蹦乱跳:旅馆餐厅露台下的游水海鲜;

 
吃罢午饭,集合了全体团员,又有一对德国夫妇,挪威夫妇和一对母女加入,一共15个人上车去了Garrapatero beach。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这15个人的小团(包括导游)同吃,同乐,同进退。德国夫妇,和挪威夫妇早俺们两天离开。兼之英文不是很流畅,互动较少。剩下的5对都是米国去的大家最后熟络的好像相见恨晚的挚友,最后一天就已经开始为明年一起旅行出谋献策(Brain Storming)了。还没散,mailing list 就已经建起来了,互相邀请去家里耍。旅行中最大的乐趣之一,就是路遇趣人,结交趣友了。非常感谢这些活泼可爱,又经历各异的团友,为俺们的加拉群岛游锦上添花。

这5对非常体现米国文化的多元和包容,老中新移民全函盖了。最搞笑的喜剧演员是大卫,大卫是个土木工程师,也是退伍的大兵,曾在伊拉克服过三次役,现下在大学教土木工程,同时自己开个建筑公司。业余时候很喜欢帮人修电脑,(和俺家老爷挺像的)而且是从人工到零件全免费,家里什么老旧零件都有。在当地小有名气,害的地方上的电脑修理行很恼火,直要雇用他。最后还是伊拉克战争救了电脑修理行,大卫去服役了,大卫太太嫌他的破烂零件碍眼,打个包全买給了修理行,得了800刀。(这也和俺们挺像,俺也常把老爷的“破烂”的給扔了,害的老爷常表演狗熊翻垃圾桶。)大卫是个热情搞笑的家伙象个永远的顽童,搞不完的怪,讲不完的笑话,在地方台上有个时段讲笑话的,还自谦现在老了,没年轻时逗了,年轻时常有人专门来听他讲话逗乐,对他来说生活就是逗乐子。不过俺倒是觉得他现下胖的一幅北极熊相更有戏剧效果。(大卫是北欧海盗的种,祖上是德国人和挪威人,年轻时也应当是虎背熊腰来着)。大卫有个美丽的天使太太,第三代荷兰后裔了,不仅绝对的金发碧眼,气质非常的谦和优雅如天使,年轻时就更是要惊为天人了。大卫后来有演说当年如何追骗天使的小段子,大家真是笑翻了天。天使太太出游,还不忘带了他80岁的老爹老妈同乐,不过说实话这个地方可真不太适合有年纪人玩,还是满辛苦的,老人家经不起折腾的,老地主虽然什么都玩不动了但故事可不少。老爷爷老奶奶是地道的米国大地主,荷兰人精于农业,把土耳其的郁金香在巴掌大的荷兰种的名满天下,在米国地阔天广的,更是大展身手,地多的拖拉机上还有GPS,不然都记不清那快耕了,那块荒着呢。老地主不是一般的红脖子(red neck),见多识广,博学多闻,常四处讲学,搞个科研啥的,还是农协主席。地主和大卫夫妇可谓是老移民了。中移民可谓是小甜心了,她是第二代菲律宾移民,这次和妈妈同游,因为老爸在家看狗狗。小甜心和俺同岁,人家可是真的耍笔杆子,給TV show 写稿子的幕后撰稿,编辑人。俺一向爱看各种show,不太爱看故事片啥的,也喜欢编个小电影啥的,这下跟她可有的聊了。不过人家真作家就是牛啊,从来都不照相的,连相机都不带,绝对的是跟着感觉走,让心开,让梦飞,还是她妈妈拿个相机东拍西拍的。哪像俺这网上混字的俗人,到那儿都咔嚓,差距啊。开心果夫妇和俺们理论上都是新移民,但他们都是很小4,5岁时从韩国来的,开心果整个一个鬼机灵,花活不断,有了她绝对不缺玩的,而且能讲一口在俺们看来非常流利的西语,砍价时管大用了,而且人家就是医疗设备公司的行销市场主管,这砍价就是信手拈来的事。她老公很谦和宽厚的一个大好人和俺同岁,俺立刻祝贺他又遇同年。更棒是的大卫,天使,开心果夫妇,小甜心,和俺们基本都是同代,上下差5岁,大卫最大,开心果最小,没代沟,又臭味相投,真是再妙不过了。立刻大卫和俺就忙起了头等大事——給大家起外号。

俺们的导游Jairo先生正在Garrapatero beach讲解。西语里J发H的音,就叫他海螺先生。海螺先生很活泼热情,做事认真周到,深爱他的家乡加拉群岛。做事勤快的和俺们神化传说中的海螺姑娘有一比。:

 
仙人掌并不难见,这里的有点蹊跷。左图是还年轻的仙人掌,为了避免让大陆龟啃噬,一身刺且努力向上生长(叶片都是向上的)。右图的是长成的,这时大陆龟已经对它毫无危害了,不仅主干上不再长刺,连叶片也开始向下生长。居然要回馈自然,让大陆龟果腹,奇妙的自然是如此的和谐社会。

 
野生的达尔文棉花,是加拉群岛特有的。棉花产量并不高,但花还挺好看的。

 
这个沙滩本是动物的乐园。但不知是不是那天气候不佳,阴阴的,开始下小雨了。除了一些捕鱼的飞鸟,其它的都躲雨去了。

 
只有这么个动物还在冒雨臭美。虽然什么都没看见,但走走也很惬意,沙滩细白的象糖粉,踩在上面舒适而棉润。据导游说这样细白的沙,只有鱼儿吃了珊瑚拉出的大大,才能产生。听了叫人惊诧之余,恨不能把把脚抽回来——居然踩了一脚屎。

 
晚餐时分:

 
右下图里有各种海鲜串烧,中式炒虾仁,图中那个炸三角似的,里面是一种向三文鱼似的粉红色的鱼,但比三文鱼细腻,好吃多了。

 
这个日式miso soup是改良过的,非常好吃,里面有大虾仁,还有好像中国的粗粉丝。

 
一大早,餐厅露台上就来个叫人起鸡皮疙瘩的家伙,背景里的黑岩石上全是红螃蟹。給它拍一张,它还高兴的猛点头,大概是知道要上网露脸高兴那。

 
懒洋洋的海狮,被红螃蟹围观取笑:

 
美味的自助早餐。桌上老地主和老爷对中美经济问题作出了深入细致的研究,太严肃,俺自家银子都没数利索呢,还操心别个,俺就把这大事教給他们了。跑去和大卫,天使聊南非了,说南非真是个凶险的地方,治安极差,到处都是凶杀,开心果立刻接口她一个朋友在南非当街被人戳了一刀,当然命大給救活了。天使夫妇和地主是去南非帮助当地人开展农场的,当然也有顺道游。当地的农庄原来是由白人经营,被赶走后,土著人不懂得管理和科学种植,又回到了以前的部落形式。他们去时治安极差,晚上有人持刀来偷抢他们带去的化肥,大卫赤手空拳,踢飞那人的刀,几下就把贼制服在地了,当地人立刻把他敬为神明,佩服的五体投地,问他“那人有刀,你不怕吗?“大卫用他的胖爪指指他圆头:“最厉害的武器是你的头脑”。大卫因事要提前返回米国,不放心他的天使太太,当地人还特意給派了名保镖,结果这保镖比天使太太还矮大半头,也不知谁保护谁呢。不过这也不能怪人家保镖,天使太太在米国人里也是身材相当高挑的,据她说他们那儿荷兰移民很多,都是大个子,象她这样高的,站人堆里都不冒尖呢。听得俺立刻觉得自己象小人国来的。:

 
早上的第一站就是看达尔文研究中心,这个中心主要是繁殖大陆龟的研究基地,建于1964年。这些大陆龟虽然源于大陆,后随海潮/洪水漂来加拉群岛,但在这天堂般与世隔绝的岛上,没有天敌,不但长的巨大并逐渐衍生出独特的物种,而且每个岛上的陆龟有着因岛而异的龟壳,是达尔文适者生存论的活化石。但由于近代岛上人类的迁入,在自然环境下大陆龟已经不能繁衍了,正濒临灭绝。随着人类的定居,岛上老鼠横行,常常偷吃龟蛋;山羊四溢,和大陆龟争抢有限的植被果腹;还有可恶的野狗,把5岁以下还没长硬壳子的幼龟当点心。为了挽救这些不适者的命运,几乎每个岛上都建立了大陆龟的繁殖基地。

 
但达尔文中心在众多繁殖基地里名号响当当,因为他有个镇馆的宝贝“孤独乔治”,他象金庸笔下的孤独大侠那样,神迷而名满天下。不过人家大侠是孤独求败,乔治先生是孤独求偶。 本来科学家以为乔治先生这一支已经灭绝了,但在Pinta 岛上居然发现了举世无双的乔治,于是把它老人家请来了达尔文研究中心,并給找了一对龟似的媳妇,好传宗接代。乔治先生一个人待惯了,多少年没见过女人了,以前欲火中烧时找个漂亮的大圆石头趴,就解闷了。(公龟的肚皮是凹的,母龟是平的,这样才能公龟趴母龟,剩下的您就自己领会啦。。。此处省略300字 )。一开始不知道媳妇咋用,还是老路子找漂亮的大圆石头趴。 渐渐地终于发现媳妇的妙处,生下几个龟蛋,但基因差的远了点,都无法孵化。科学家又忙着找了一对基因最接近的媳妇,刚圆房,还没来得及生蛋,乔治先生就激动的心肌梗死了。卒于2012年6月24日,时年约100岁,真是英年早逝。(大陆龟可以活到300岁的)就差几个月没见到孤独大侠。俺跟乔治大侠居然是同年被发现的,正惊讶感叹于此。边上小甜心应声接到,她也是,而且还是来加拉群岛过生日的。俺们立刻抱在一起同声庆贺,最好把冰柜里的乔治也叫起来,一起喝一杯。

 
这两位是乔治先生的寡妇,开心果一路当小问号,小脑袋瓜忙得紧,比如大陆龟的阳具有多大,壮否。连海螺都听的一愣,据说很秀珍,

 
每个龟身上还都编了号,跟军营似的。要长到5岁大,壳子够硬,没有天敌了才放归野外。看着看着发现地主夫妇和大卫都不见了,原来地主身体不适,觉得胸闷,而Santa Cruz 岛是唯一一个有像样医院的岛,再往下走得了病,就要自求多福了。所以地主检查身体去了。大卫真是个好女婿,好老公,让天使太太好好探看难得的大陆龟,自己一上午尽心陪着老岳父看病,什么都没玩。吃中饭时才和俺们汇合。

 
这些大龟本来是不围栏的,可以近身拍照,但因有人得了便宜还卖乖,在脸书上炫耀骑龟照,现下研究中心为了保护龟权,都围上了,只可远观不可近照了。这下可好了,要想近身拍,一定要去高地(high land),野外探索了。这对时间有限,没法去高地的游客,真是很可惜的事。

 
海螺出题考大家,Galapagos是啥意思,俺来前做了功课,脱口而出是turtle。其实此言差异,turtle是指海龟,而这种陆地上的大龟叫tortoise。加拉群岛(Galapagos)在西语里是特指这种马鞍型龟壳的大陆龟/tortoise:

 
里面也有一些其他的住户,这是种陆地上的蜥蜴,比它海里那个远亲漂亮多了。据导游讲蜥蜴猛点头,不是求偶,就是圈地盘呢。想起早上旅馆里点头的那只大蜥蜴,不知是看上俺了,还是叫俺滚远点,反正都不是好事。

 
下面上车去看大地坑(Sink Hole),

岛上都是很年轻的火山岩,地质疏松,有一对巨大的下陷地坑,其中植被茂密,不仅起到存积雨水的作用,还自成一个生态系统:

 
更不乏这样中空的岩洞,岩浆流过的产物:

 
洞中还有白骨精,显然是出去找唐僧了:

 
接下来的就精彩了,去高地找野生大陆龟,下了车远远就看见龟影,就在俺兴奋之时,小傻瓜坏了,很杯具,照出来的都是白的。当时身上只有一个几年前的Touch,相机质量极差,iPhone5在旅馆睡大觉,有总比没有强,就它了。以后的行程就只好全靠比小傻瓜还傻瓜的爱疯5拍摄了。

 
海螺说俺们运气不错,有这多只。他多年前刚当导游,带客人来找龟,客人背了巨大的专业镜头,结果不仅龟毛没找到一个,还走迷了路。海螺赶快安慰俺们,现在至少绝对不会迷路,他闭了眼都认得了。

 
好象中式食堂的大炒锅,海螺三令五申不准俺们碰野生龟,照相不能用闪光(会改变野生动物习性)。说等下会带俺们照能摸能抱能钻的龟:

 

这是开心果老公照的龟头:

 
这大家伙跟熊猫似的,一天到晚的吃,还消化不良,五天下这么个蛋,里面的草皮树叶都没化干净呢:

 
有比较才知道这口锅有多大,这么大的锅得有上百岁了:

 
靠近它,它还会象猫咪那样出声哈你:

 

回来路上,海螺带俺们停了展览亭子,不仅可以抱龟壳:

 
还能体验一下乌龟的生活,男士反倒都扭扭捏捏的,俺第一个率先当乌龟,小甜心立马跟上,接下来就热闹了——人者皆龟。其实这龟壳很沉的,俺都背不动它,当乌龟还真是挺不容易的。难怪整天吃呢。

 
这个龟壮的很,不仅驮得动壳子,还能骑:

 
玩完乌龟照,边上的小卖部里,开心果请客,卖了当地的Empanada(鸡肉馅的)。路边的野龟,你不要踩啊:

 
当够乌龟,回旅馆试浮潜设备。吃午饭,那个锡纸球里包的是烤鱼,很好吃。

 

这个ceviche味道不错:

 
露台上天气开始放晴,因为吃过饭就要坐小快艇去Floreana岛,怕晕船的都去领药了。俺们的对策就是少吃,不然那晕船药吃了,要范困的。:

 
这个在露台上給海狮照相的美妹,不是我团的但却阴差阳错的和她两次同车,最后一次是在去机场回家的路上,俺翻看照片时,才发现居然照了她。 当日俺们午饭后去码头的路上,她错上了俺们的车,海螺只顾了数人没少,但没料到居然多了一个,也觉得脸生,还以为又添人了,一问才知原委,大家哈哈大笑,到了码头,海螺又派原车把这美妹送回旅馆。



未完待续。。。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469664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