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31591)
 
--- 晓瑜 (4/23/2012)
 
(二)俄罗斯风俗画

我理解俄罗斯风俗画是描写俄罗斯普通人、平常的生活场景的绘画,比起现实主义绘画的沉重,风俗画更轻快些。

库斯托基耶夫(1878-1927)的《谢肉节》(Shrovetide)描绘了俄罗斯乡村节日的场景。画家在创作这幅画时已重病卧床,画面却充满了明亮欢快的记忆,像一幅雪原中的童话世界。白雪覆盖的大地,覆盖着积雪的深蓝色圆顶教堂,五彩斑斓的天空,山坡上孩子们在游戏,雪地里的马车撒下人们的欢笑。看到这幅画,勾起对童年快乐时光的温馨记忆。确实,那时的天空好像就是彩色的。

俄罗斯的绘画大多都比较沉重,库斯托基耶夫的画却充满了明亮的色调。他的另一幅名作《喝下午茶的商人之妻》色彩更加绚烂 — 绿荫下,衣着华贵风韵饱满的富商之妻,摇着尾巴的胖花猫,红壤的大西瓜,锃亮的茶具和镶着金边的茶碗,远处是蓝色圆顶教堂,呈现了一幅令人羡慕的富足的生活。

库斯托其耶夫《谢肉节》(Shrovetide)

我还看到一幅油画是描绘小镇集市的场景,我没拍下画名,后来也无从查起。那是我很喜欢的一幅画。画中人物众多,却形象鲜明。它稍许幽默夸张地捕捉了各种类型的人物:雪地上在茶饮边喝茶的老少,小姐姐领着小弟弟,发呆的小男孩子,正被丈夫拽出来的胖妇人…… 这样的场景令我会心一笑,唤醒对平凡往事的温情的回忆。

马可夫斯基的《无家可归的人们》描绘了和上面的场景完全不同的一幅画面 — 俄罗斯大地上悲惨哀嚎的生活:风雪中,人们裸露双足,衣衫褴褛,佝偻着身躯等待工作……
 
马可夫斯基《无家可归的人们》

在俄罗斯博物馆,我还看到了俄罗斯风俗画的代表作,萨维茨基(1844-1905)的《送别去打仗的新兵》。画家用了整整十年完成此画,它描绘了去打仗的新兵与家人在车站上离别时的情景。我在画册中曾见过此画,看到原作时仍很亲切。

雅洛申柯(1846-1898)的《到处是生活》描绘了身处囚车中的犯人们的生活一景,很有名,曾在当时社会引起反响。在特列恰科夫画廊,我看到这幅画,却不是很喜欢。在我看来,画家把生活描绘得过于得“美”了。
 
雅罗申刻《到处是生活》

马克西莫夫(1844-1911)的风俗画很多是描绘农村生活。在特列恰科夫廊,我看他的《魔法师闯入农民的婚礼》,画中各种人物及每个人的表情,很像小说中的高潮结局。另有一幅《病危的丈夫》画不大,色调很朴素,却充满了打动人心的质朴的感情。

马克西莫夫的《往日如烟》(All is in the Past)也被译为《追忆往昔时光》或《没落》。石山的《100幅俄罗斯名画》介绍这幅画“描写的是农奴制改革前夕俄罗斯贵族庄园的败落”。《俄罗斯绘画十六讲》也强调作品的社会色彩,一个“没落女地主”的形象。

我以为《往日如烟》更贴切画意。画中,春意融融,阳光灿烂,一位已是暮年的贵妇人在老仆人陪伴下,沉寂地渡过生命最后的时光。这幅画给我的印象很深。站在画前,觉得背后凉飕飕的,仿佛能感觉那时光在飞逝 — 葱翠的少女转眼成为美丽的少妇佳人,瞬间又成为画中的衰老的妇人;与之相对,园中的紫丁花静静开放,一如当年。画面色彩华美,却弥漫着韶华凋零人生如梦的寂寥。
 
马克西莫夫 《往日如烟》(摘自资料)

涅斯捷罗夫(1862-1942)的《隆重的剃度礼》描绘了少女将献身宗教,走进修道院的仪式。当时我并不了解画中的含义,只觉得画面很美:白桦树,身着黑衣,头戴绣花的面纱,少女哀婉的表情,透着典雅哀婉的情调。



(三)彼罗夫笔下的俄罗斯现实生活

俄罗斯有许多现实主义画家,他们的许多作品是表现社会底层的悲惨生活。彼罗夫(1833-1882)是巡回展览派中著名的现实主义画家。在俄罗斯博物馆,有他的《墓地里的孤儿》,冬天的墓地里,天寒地冷,只有小姐弟俩,懂事的小姐姐背着还不懂事的小弟弟。站在画面前,真为这对孤苦无助的孤儿的命运揪心。彼罗夫的《墓地里的父母》中,则是一对老夫妻在墓地里悼念他们的儿子,画面是老人们佝偻的背影。

彼罗夫的《送葬》中,丈夫死了,被运往墓地埋葬。在冬天冰雪覆盖的小路上,一个妇人赶着车,车上有两个幼小的孩子,还跟着一只狗。画面愁云惨淡,显得非常凄苦。

彼罗夫的许多作品是表现小人物的生活。在特列恰科夫画廊,有《送葬》、《背水的孩子》、《投河的女人》、《睡觉的孩子》。我在《睡觉的孩子》画前久久徘徊,泪水涌出。画家用柔和温暖的笔触描绘了一幅令人心酸的画面。这是我看过的最美的一幅画。
 
彼罗夫《睡觉的孩子》(摘自资料)

彼罗夫的《斋堂》嘲讽了宗教的虚伪。在斋堂里,那些身披道袍的教士们正在大吃大喝,他们谦恭地侍奉着一位盛气凌人的女施主,而对一位衣着褴褛的妇人的哀求视而不见,场景令人玩味。这幅画在俄罗斯博物馆,画很暗,反光很厉害,不容易看清。

彼罗夫另外一些作品则展示了生活中的温馨温暖的一面。在《猎间休息》里,他非常传神又有些诙谐地描绘三个猎人猎间休息的场景。画中左边的一位大概正在讲述他某次打猎时的奇遇,那种专注惊异的表情,令观众心领神会到那些平常生活中令人温馨的情趣。
 
彼罗夫《猎间休息》(摘自资料)

在特列恰科夫画廊,与彼罗夫的作品在同一展厅,有许多描写俄罗斯现实生活中被侮辱被损害的小人物的作品,如马柯夫斯基的《银行倒闭的时候》、《在街心花园》。普基廖夫的《不相称的婚姻》。描绘了一位老官僚娶得年轻美貌女子,志得意满;年轻女子温顺颓唐的接受命运安排。
 
     
Mohd
6/2/2012 11:12:09 AM
Do you have more great atrciels like this one?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542118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