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27658)
 
--- 晓瑜 (4/23/2012)
 
当我还是个中学生时,在母亲书桌的玻璃板下面,在黑白照片中压着一张明信片大小的俄罗斯风景画 — 列维坦的《弗拉基米尔之路》,那是喜爱俄罗斯文化的母亲收集的。画面中:广阔的天穹下,一条孤零零的印满车辙的小路通向苍凉的远方。这条道路是沙俄时代的流放者、苦役犯去西伯利亚的必经之路。它被列宁称为“革命之路”,在这条路上有为了信仰不惜牺牲自由的十二月党人和革命者。

那时我已经读到过俄国十二月党人妻子们的故事。那些贵族妇女,放弃优裕的生活,追随流放的丈夫来到寒冷荒凉的西伯利亚。相见时,衣着华贵的妻子首先跪着亲吻丈夫的镣铐。我正处于充满幻想的年龄,那画中荒凉的意境,那样动人的故事,在我少年的心中引起无限的遐想,甚至向往。在心中,甚至还悄悄地竖起了我心目中的中国“十二月党人”的形象 — 那个身着蓝制服,面目清瘦,沉着凛然的青年。而那犯人的标志光头,在我的眼中更增添了受难者英雄的神采。当然,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弗拉基米尔之路 (列维坦)

今年夏天 (2010),我偶然读到一位名为数帆老人的博客《伏尔加河的灯火》,勾起我对那片土地的向往,我下决心去俄罗斯。

匆匆准备行程时,我又看到久违的《弗拉基米尔之路》。那一刻,我怦然心动 — 早已逝去的少年时的向往似乎又清晰地回到眼前。俄罗斯巡回画展派的那些绘画《意外归来》、《女贵族莫洛卓娃》、《近卫军临刑的早晨》以及它们背后的故事又鲜活地回到我的脑海中,那画中人物的所表现出的“信仰、勇气、牺牲”曾使少年的我心驰神往,或许还影响了我的人生信仰。怀着对那些巡回画展派绘画的热切的向往,我踏上去俄罗斯的行程。



从俄罗斯回来后很久,我的脑海里还经常闪现出从圣彼得堡到莫斯科的那十天,特别是那些俄罗斯绘画更令我难以忘怀。于是就有了把自己的所见和感想记录下来,同喜爱俄罗斯绘画的朋友们分享的愿望。同时把它献给我的父母,特别是母亲。是母亲的影响,启动了我对俄罗斯文化的热爱。她是真正受到俄罗斯文化哺育的那一代。

我个人从未有过绘画的专业训练,只是喜爱绘画。我在圣彼得堡的俄罗斯博物馆和莫斯科的特列恰科夫画廊,各浏览一整天。当时我只是任凭自己的喜好拍下所见绘画或记一些简单的笔记(特列恰科夫画廊不允许拍照),并没准备回来写游记或感想。有些我喜欢的画也没特意记下画名和作者。回来以后我想写感想了,任凭我如何放大那些画,也看不清画框下的画名和作者。 所以,我得事先声明我的“所见”记录得很不专业,这也是我下次再去俄罗斯的理由。
 
圣彼得堡,典雅的俄罗斯博物馆

 
莫斯科的特列恰科夫画廊

(一)俄罗斯历史画卷

在圣彼得堡,在米黄色的俄罗斯博物馆一层,我终于第一次看到了俄罗斯绘画的原作,就是这幅瓦斯涅佐夫的《十字路口的勇士》。

第一感觉,我被“震”住了,需要深深吸口气。画面里,一条依稀的小路通向远方;而远方,夕阳已坠,天地苍茫。昏暗中(当时看原作时比照片要暗许多),乌鸦飞落;一位骑在马上身披战甲手握长矛的武士,驻足在骷髅散落的古战场。面对前人的墓碑,金戈铁马的勇士仿佛在沉思彷徨。整个画面悲壮苍凉。如今,画面里的勇士早已入土;而我们 – 现在的过路人,面对前人,我们在想什么?

《十字路口的勇士》是巡回展览派画家瓦斯涅佐夫(1848-1926)的作品,在1878年的巡回展览画派年度展览上首次展出。瓦斯涅佐夫的作品多描绘俄罗斯民间传说中的英雄人物。后来在莫斯科的特列恰科夫国家画廊,我也看到他的另一幅更有名的《三勇士》。三位勇士立马横刀,充满了英雄气魄。画中那顶天立地的气势令人联想起现代那些歌颂革命领袖或英雄人物的巨大宣传画。

我个人更喜欢《十字路口的勇士》。回来后,我读奚静之的《俄罗斯绘画十六讲》,才发现我的理解有误。《俄罗斯绘画十六讲》介绍这幅画是晨曦中,一位勇士停留在一块古老的石碑的前面。石碑上写着: “向前去,是死亡之路。步行,乘骑甚至飞翔,都没有道路;向右去,妻儿满房;向左,金银满仓”。英雄在选择前进的道路。(注 1)
 
瓦斯涅佐夫《十字路口的勇士》

在俄罗斯旅行时,让我感受最深的是这个国家、民族的那种雄阔恢弘的气势。在俄罗斯博物馆,看到巡回画展派中历史画的大家苏里柯夫(1848-1916)的《叶尔马征服西伯利亚》,《苏奥罗夫越过阿尔卑斯山》和《斯捷潘·拉辛》让我感受的正是那种气势。这三幅油画都非常巨大,每幅画都占据展厅的整个墙壁。

看到《叶尔马征服西伯利亚》时,我为俄罗斯的先辈们在开拓疆土时的英勇壮烈、气势雄阔所折服。拉辛是1667年俄国农民起义的领袖。苏里柯夫的《斯捷潘·拉辛》再现了这位草莽英雄和他的彪悍的哥萨克弟兄们在河流上行进。画面气氛肃杀萧瑟,拉辛的表情桀骜威严,与之相对照的是右下角的那位哥萨克弟兄似乎正为这逍遥痛快的日子开怀大笑。

如果不是看到介绍,我完全想不到充满欢乐气氛的《攻陷雪城》与前两三幅沉重宏大的历史画卷同是苏里柯夫的作品。《攻陷雪城》绘制了一幅节日俄罗斯乡间人们在雪地上游戏的欢乐场景。画面色彩斑斓,很像一幅喜庆的中国年画,从画里仿佛能听到人们的欢声笑语。

苏里柯夫最有名的作品是他表现彼得大帝历史的三幅油画。它们是《近卫军临刑的早晨》、《女贵族莫洛卓娃》和《缅希柯夫在别留佐夫镇》。这三幅画都珍藏在莫斯科特列恰科夫画廊。我上中学时,就听美术老师讲解过《近卫军临刑的早晨》和《女贵族莫洛卓娃》。这些画都表现了人性崇高的尊严:即使失败也能不屈的勇气。这次在莫斯科,我只看到了《女贵族莫洛卓娃》和图中一些人物的单独画像:路旁满怀同情悲哀的老年妇女,面带吃惊的年轻女人,讪笑的男人……

“缅希柯夫是彼得大帝的宠臣,也是彼得大帝实施改革的谋划者和执行人。他出生卑贱,但才智过人。彼得执政后委他以重任,升至元帅,辅助彼得立国治业,功勋卓著。彼得过世后,俄国政局发生变化,缅希柯夫一家被流放西伯利亚。途中妻子过世,他最终居住在别留佐夫小镇自建的小木屋中,与儿女们共同生活。”(注2)

苏里柯夫的《缅希柯夫在别留佐夫镇》所描绘的正是缅希柯夫和儿女们在寒冷的小木屋内的情景。这幅画我并没看到原作,但缅希柯夫强硬的形象却给我的印象最深。画中的缅希柯夫,紧锁眉头、目光凝重刚毅,有力的大手显示心中的不平郁愤。画中,他像个雕像,也像一棵大树,依在他周围的是刚失去母亲的小儿女们;然而,这棵大树正遭遇冰寒。英雄失路,令人扼腕叹息。

魏列夏庚(1842—1904)是一位军事画家,好像并未加入巡回展览派。这位画家亲自从军,画过许多惊心动魄的战争场面。在日俄战争中因他所在的战船爆炸而过世。

在《什布卡-歇依诺夫》中,魏列夏庚描绘的战争结束的画面令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栗:一面是成片的士兵的尸体;另一面是将军飞马红旗报捷。“一将功成万骨枯”。那些英名远扬的元帅将军们可曾想到他们的荣耀后面的那些遍野尸骨?

在特列恰科夫画廊,我看到了幅魏列夏庚的另一幅名作《战争的祭礼》,画面中成堆的白森森的头骨,乌鸦盘旋,令人心颤。画框下写着:“献给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征服者们”。

魏列夏庚一生游历过许多地方,留下许多些描绘东方寺庙和风俗的作品。我隐约记得他的画中还有梳着大辫子的清朝军人。在俄罗斯博物馆,魏列夏庚的《司庙前》描绘了寺庙的门前两位衣衫褴褛的乞丐,含义耐人寻味。画中的人物衣着、庙门和墙壁的质感极强,非常逼真,那高超的绘画技艺令我惊叹不已。
 
魏列夏庚《寺庙前》

注 1:奚静之,《俄罗斯绘画十六讲》
注 2: 百度百科 — 缅希柯夫在别留佐夫镇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676759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